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与其说二线城市在抢人才,不如说在抢人口

2018-04-12 11:23栏目:社会
TAG:

毕业季节又到了2018。据教育部统计,全国2018所大学毕业生预计有820万人达到新高。但西安、南京、武汉等20多个城市出台了一系列人才引进政策,发放住房、货币和户口,政策空前。在掠夺人口的疯狂背后,这些城市的焦虑是什么?
阅读123分
而不是二线城市,他们正在为人才而战。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许多二线城市纷纷向高校毕业生提出优惠政策,被“二线城市”理解为“好渴”和“吸引人才”。
据西安晚报报道,2018年2月,二月,西安有186家户籍登记派出所共有500多个户籍集体宣誓,坚决争取三年“人才与人口之战”。
“人口”这两个字说明了战斗的本质。如果上海和北京制定了严格的进口政策,他们就是“吸引人才”,比如西安、武汉、成都、南京等城市,甚至普通大学生甚至中学生都实行零门槛,实质就是“抢人口”。
生活在西安
这些地区的中心城市突然开始争夺人口。除了人口红利的下降和房地产需求的扩大之外,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人口压力真的来了。
以西安为例。2016年2月5日,西安修订西安的总体规划(2008-2020年)。根据修订后的目标,西安2020的人口规模将达到1070万7800,其中870万5700是户籍。但到2015年底,西安的常住人口只有870万5600人,与目标人口有200万的差距。
从2011到2015,西安的总人口在过去5年中增长了不到20万,平均每年不到4万人。2016和2017的年均人口增长率也为10万,这远远不够。于是西安发动了“人口战”。今年前3个月,共有23万1000人在西安定居。

西安的60万5900的增长是由于西安举办西咸新区咸阳区,所以在2017最吸引人的城市是深圳,广州,杭州。
焦虑的城市与武汉。根据武汉统计年鉴,净迁移率在2015和2016的武汉人口为-1.78‰和-0.29‰,分别。人口净迁移率为负值。2017,武汉发动了第一次人才争夺战。武汉人口的净迁移率也达到了19.78‰。
根据麦肯锡全球机构最近的报告,全球人口增长放缓是由于生育率的下降和人口老龄化,和中国的矛盾尤为突出。这一挑战意味着城市之间的竞争将是相互竞争的。竞争的目的是掠夺人才或人口。
中国城市在过去两年的竞争实际上就是这场竞争的体现。二线城市可能有这样的魅力。三至五线城市可能不得不面对城市收缩的现实。
二线城市的背后是许多城市正在萎缩的现实。
城市也会收缩。大多数中国人没有这样的概念。在过去的40年里,中国人民一直在享受城市的发展和壮大,并认为城市将继续发展。
数据也证明了这一点。根据“2017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整个城市的常住人口8亿1347万人2017年底,总人口的比重(对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为58.52%,上升1.17个百分点,从今年年底。1978,中国的城市化率只有18%,而城市人口仅为1亿7000万。在短短的四十年时间里,城市化率提高了近40个百分点,这是全世界的一个奇迹。

然而,随着绝大多数城市的扩张,他们不得不面对一个问题,许多城市的人口正在减少,也就是学术界的“城市萎缩”。以第五次人口普查和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之前,一些学者发现城市(管辖)在中国的行政意义上的600多个城市:2000和2010之间,在中国180个城市的人口减少。
在人口密度的前几个城市:吕梁山西、定西甘肃、庆阳甘肃、呼伦贝尔市内蒙古、临沧云南、鸡西密山黑龙江。此外,密山、麻城、丰镇江,是地级市。

在2000 - 2010,中国的人口密度下降。
在世界范围内,对城市萎缩的关注已经存在了很长时间。这常常被看作是城市人口减少和丧失活力的信号。但在中国,收缩现象尚未进入主流视线。
“缩小城市”的国际标准是,至少有1万居民,其中大多数已经在两年多的时间里失去了人口,并且正在经历一些结构性危机的经济转型。
Wu Kang,一个首都经济贸易大学的副教授,发现在中国许多城市的行政区划调整在第五至第六次人口普查。这些城市将周边地区并入城市,导致人口密度下降,但城市的现实并没有“缩小”。
他从全国各地收集了统计年鉴,被行政区划调整后的城市,最后选择了694个样本城市。结果表明,在2007至2016, 84年间,这些城市经历了人口萎缩。

城市为什么萎缩?据北京市实验室研究,最常见的是,城市经历了结构性危机,如东北一些城市的今天的稀缺资源和义乌,这一直受到产业升级和电子商务。这是前几代工业化城市在大多数发达国家,如美国在底特律的命运。在表的铁锈地带,8个城市中的1950个人口减少了一半以上。
城市萎缩的原因也有中国特色。如“大都市萎缩”、“欠发达县域城市收缩”、“边远城市收缩”和“数据调整紧缩”等,主要原因是大城市人口从边缘聚集到中心,乡镇人口向大城市收敛,城市范围调整。

许多城市都位于中国北部地区的三,即东北、西北和华北地区。陈蓉慧/摄
面对日益减少的人口,一些城市不应该提出不切实际的计划。
世界上许多地方都经历过“城市收缩”。
德国城市研究杂志称,许多欧洲城市正面临或即将面临城市人口萎缩和老龄化的问题。研究认为,城市人口的萎缩和老龄化将对经济发展、社会分化、城市更新、政府决策、基础设施建设和城市规划产生深远影响,应引起广泛关注。

城市的历史并不总是受经济增长的控制。
然而,中国的城市规划还处于“一般规律,预测各城市的人口将在未来增加和城市面积也将扩大。”
以伊春市黑龙江为例,虽然从80年代末开始城市人口有所减少,但伊春总体城市规划(2001—2020)提出,2005的城市人口将达到133万,2020的人口将达到140万。事实上,在2010进行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时,伊春的人口只有115万。
为什么要把人口增长作为城市总体规划的目标?第十三个五年计划中,中央财政转移支付与城镇建设用地指标和人口挂钩。也就是说,在目前的规划体制下,只有人口增长才能增加城市面积,只有城市的增加才能进行大规模的公共基础设施投资,而所有的投资都是为了GDP。事实上,这些地区的基础设施投资不好,效率很低,也带来了很高的金融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