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大连海关私放法院查封车辆 债权人称官司赢了没执行,最让人头疼

2020-09-16 13:03栏目:社会
TAG:

9月14日,《大连海关私放法院查封的36辆凌志,债权人索赔16年无果》报道,引发关注。市民柳忠山称自己十几年前赢了官司,却未等到应得钱款。本该被执行的36辆凌志轿车,大连保税区海关却在未解封的情况下,让他人把车子转移走。此后,大连市中院曾多次致函大连保税区海关要求追回查封车辆,一直未果。
当日,@大连海关12360服务热线 回应称,关注到澎湃新闻的报道,大连海关党委高度重视,将在此前已启动赔偿工作基础上,实事求是、积极推进,依法依规履行赔偿义务,追究相关人员责任。感谢媒体和社会对大连海关工作的监督与关注。
 
9月14日,“大连海关私放查封车辆案”债权人柳忠山,在“第一人称voice”栏目发声。他说,“这么多年,我就想得到钱。我该拿的钱应该给我,我没有别的需求,也没有别的想法。”
 
以下是柳忠山在 “第一人称voice”栏目中的发声:
 
我是“大连海关私放查封车辆案”债权人柳忠山,应“第一人称voice”栏目的邀请,讲述我这些年为了这批车辆奔走的事情。
 
事情的来龙去脉澎湃新闻介绍得也很详细了。当时法院查封了一批车辆在大连保税区海关,查封后很短时间海关就给这个车放行了,按正常来说法院查封的东西谁都没有权力放行对吧?
 
李长斌当时开了个长信汽车贸易公司,我家有个好亲属跟他在一起合伙经营干这个车行。但他因为资金不足多次跟我借款,后边因为诈骗罪被抓起来了。抓起来后我看钱要不回来了,只能向大连开发区法院,大连市中院起诉长信贸易公司和李长斌要求偿还借款,在这种情况下就先给车查封了。
 
他那会儿生意干的也的确是红红火火,挺大的一种感觉。再加上我爱人有个最好的朋友是他公司的合伙人,她一说话我们就相信了,就把钱借给他了。
 
我拿出970万到法院起诉,实际上钱还更多。当时法院说已经没有东西可以查封了。我都是支票、汇款给他的,这都有字据。
 
直到现在这个事对我的影响才刚缓过来,钱还不回来是一方面,再一个就是官司费了好多的周折,今天这样明天那样,官司赢了以后没执行,这块最头疼。
 
他们说你案子转到铁岭中院去了。铁岭中院下来的人拿着异地执行的东西,他说你看这个地方就没有你的名字,你不要来找我们。2018年年末,我又去找了一遍,铁岭中院始终还没有我这个卷。
 
大连海关到现在没有任何人给我打过一个电话。
 
这么多年,我就想得到钱。我该拿的钱应该给我,我没有别的需求,也没有别的想法。下一步我想继续找一找北京、上海这种大城市的律师,让他们帮我申诉申诉、写写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