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杭州七岁女孩患癌症去世,离婚父母却在争夺女儿的遗产

2020-05-27 12:34栏目:社会
TAG:

小红和小军是一对非常不幸的夫妻,20177岁的女儿被查出来患上了脑癌,妻子小红之前经历了一次流产,患上了精神上的疾病,在一次又一次的群众的打击之上,引来了这对年轻夫妻很多的争吵或婚姻。也因为这个方面走向了尽头,2017年的3月夫妻两个经过法院调解离婚,孩子由父亲小军来进行抚养,两个月之后女儿离开了人世。201911月在夫妻俩离婚两年之后,女方小红突然提起了诉讼,要求分割女儿拆迁安置的50平米和一些相应的过渡费用。

面临拆迁的情况

原来是女儿去世前,他们住所就面临着拆迁方面的情况,女儿享有房屋拆迁50平米的一个安置面积,根据当时的政策还享有住宅临时过渡的费用,其作为母亲,小红认为应当有相应的继承权,而小军独自占有这间遗产不进行分割,小军表示他们夫妻是经过法院调解进行的离婚,离婚的时候女儿已经并非为了避免日后发生纠纷,在分割财产的时候,把女儿拆迁安置面积考虑在内,已经向小红补偿了45万元,这部分钱款已经包含了女儿房屋拆迁的这些方面的费用。

女儿治疗的费用

小军明确的表示女儿治疗的费用都是由自己一个人进行支付的,先后已经花费了大概30多万元,小红分文未出。既然小红没有承担任何的一份女儿的这个医疗费用,就没有继承女儿遗产的权利,对于离婚时的45万,小红则表示是因为自己流产了,患上了精神疾病,小军给自己的精神补偿,并非是女儿的那部分。夫妻两个人离婚的时候,女儿处在病重的期间,正是需要花钱的时候,调解笔录当中已经明确女儿的抚养费用是由小军一个人承担的,在此条件之下,如果小红所说的45万元仅是阿军对其精神损失的补偿,那就并不符合当时的一个经济条件。

法院不支持

法院在了解具体的情况,认为南方小军补偿跟小红四处官员应属于拆迁安置份额中属于女儿费用的一半,对于小红要求继承女儿50平米的拆迁安置的这个诉讼请求,法院是不进行支持的,关于小红主张继承女儿分得的过渡费用的5%,是双方在签订离婚协议的时候并没有考虑到了这部分,而过渡费用是女儿因为房屋拆迁,而应当享有的一部分的补贴属于女儿的遗产,所以小红认为自己有一定的分配权,虽然阿军离婚之后负担了小红所有的医疗费用,但是双方在离婚时约定具体的一些情况。

后续的处理情况

过渡费是发放给小军的,所以小区应该向小红支付,女儿去世后到今天实际发放的过渡费的一半,大概就是29,000元,至于之后发放给女儿,由于该期间的过渡费还未实际的发放,法院也先确认了小红至少1/2的这个份额,根据这个方面的实际情况,法院依据小军支付小红29,000元,而且小红继承从20204月份到女儿安置房分配这个期间的过渡费的1/2,所以一些具体的情况弄清楚之后解决问题其实相对来说也都是比较容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