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3岁娃总喊肚子疼,送医查出“儿童癌症之王”,爸爸:我要让他活下去

2020-05-26 12:37栏目:社会
TAG:

“那是孩子2岁多的时候,他总是抱着肚子喊疼,有时也腿疼,还发烧,去我们当地的医院,医生说有炎症,可打针吃药都不管用。后来又去了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医生怀疑是癌症,建议去济南的大医院,那才确诊的。”2020年5月23日,孙儒洋向笔者说道。
 
对于现年32岁的孙儒洋来说,过往的记忆是痛苦的。2013年的时候,孙儒洋的父亲查出了胃癌,几个月后由于病情恶化去世了,当时年仅25岁的孙儒洋根本无法接受父亲去世的事实,很长一段时间都沉浸在悲痛里。直到他组建了自己的家庭,伴随着儿子孙浩瑞的出生,一家人那才渐渐从阴霾中走出来。可命运有时候就是那么残酷,2019年12月11,小浩瑞2岁半的时候,查出了素有“儿童癌症之王”之称的神经母细胞瘤,一家人如坠深渊…… 
 
父亲的去世给孙儒洋带来了很大的打击,25年含辛茹苦的抚养,怎会随着父亲的去世而烟消雨散,孙儒洋和母亲常常以泪洗面。生活还得继续,为了让母亲宽心,作为男子汉的孙儒洋只能坚强起来。2015年,孙儒洋在外打工时,与妻子周丽梅相识相知到相爱,两人组建了家庭。
 
因为怕母亲独自在家孤独,孙儒洋和妻子回到山东济宁邹城的农村老家开了一家酥饼店,虽然赚不到大钱,但能陪着母亲,一家人在一起也踏实安稳,尤其是在2017年5月4日儿子孙浩瑞出生后,这个家里便整日充满欢声笑语。“如果爸爸还在,如果他能抱一抱自己的亲孙子,他一定很高兴。”孙儒洋感到很遗憾,父亲没能见上自己的亲孙子,但这也让他下定决心,一定要让儿子长大成才,来告慰父亲的在天之灵。
 
可不幸却在小浩瑞40天时突发,在孩子的大腿根部、手上等多处长出了血红色的瘤,没几天就都长到了鹌鹑蛋大,最后连衣服周丽梅都不敢给孩子穿了,生怕蹭破了瘤子。没敢在当地医院停留,他们带着孩子去了济宁附属医院,被确诊为血管瘤。由于长的多且位置特殊,孩子又太小,医生在用药时小心谨慎着,为保万无一失还给孩子上了心电监护等仪器,半月的治疗才控制住了瘤子,回家吃药吃到一岁半才都完全消了,直到现在当初严重的大腿根处仍有印记。可谁又能想到,灾厄没有给小浩瑞喘息的机会,一场更大的灾难正在悄悄逼近小浩瑞。
 
2019年11月,小浩瑞突发持续高烧并伴有腹痛、腿疼,在当地医院做遍了各种检查,半月的治疗里病情反反复复。孩子整日哭闹不断,嘴里哼着不清楚的“疼、疼……”看着疼得不停打滚的儿子,孙儒洋不敢这样拖下去了,随即带着孩子赶去了济宁市附属医院,经过了一系列检查后,CT发现在孩子的腹部有一肿瘤,医生根据经验怀疑是神经母细胞瘤,建议去上级医院确诊。
 
2019年12月11日,急匆匆赶到济南的小浩瑞在山东省立医院做了骨穿等检查,最终被确诊为神经母细胞瘤。那一刻,孙儒洋夫妻被绝望、痛苦、无法置信的情绪笼罩着,不敢面对儿子的周丽梅坐在走廊里哭得死去活来。突然孙儒洋想到前几年捐助过的同村小孩似乎就是得的这个病,瞬间他像抓住了救命的稻草,打听到老乡电话。在老乡的推荐下,未离开济南的他们又奔着山东省肿瘤医院而去。
2019年12月16日,在办理住院后,小浩瑞通过Pet、骨穿等检查后进一步确诊为腹膜后神经母细胞瘤。因为肿瘤发展迅速,医生采取了先化疗减小肿瘤,再手术切除的方案。化疗开始后,一切的不良反应迅速出现,呕吐、腹泻、发烧、掉发……很快原本可爱胖乎乎的孩子被折磨得已是面目全非。在药物和病痛的双重折磨下,还不会过多词汇的小浩瑞除了大声的哭喊,就只是模糊的“疼疼”!每次听到孩子的哭声,夫妻俩都心如刀绞,不明白老天爷为什么要这样折磨一个还不到3岁的孩子。
 
很快时间到了2020年春季,小浩瑞的手术时机也渐成熟,可谁曾想疫情突现。不得已,手术时间被推迟,小浩瑞不得不忍受着继续的化疗等待手术的通知。而孙儒洋看着十几万的手术费也犯了愁,此时正值正月,正月里的农村借钱本就让人忌讳,可此时为了孩子他已顾不了这些,厚着脸皮一家家登门借钱。
 
2020年2月27日,在第三个化疗结束后,小浩瑞被安排了手术。当孩子从手术室里推出时,孙儒洋夫妻被吓傻了,孩子的整个腹部被纱布包裹着。而在之后处理伤口时,夫妻二人才看到一条从胸口纵贯到左下腹的长长刀口,“感觉孩子整个被切开了,我看见第一眼我就哭了,止不住的哭,太吓人了,就喊着老天爷一定要保佑孩子挺过来。”周丽梅望着孩子留下的疤,仍止不住流泪地说道。
 
为了更好地巩固治疗效果,术后不久,小浩瑞又开始了新的化疗。4月18日,小浩瑞突然又开始肚子疼,周丽梅被这个情况吓坏了,孩子刚手术了怎么又肚子疼呢?可急剧发展的病情让他们夫妻和医生都始料不及,小浩瑞的肚子就像打了气一样,最后鼓胀的犹如大大的气球,腹部的血管清晰可见,感觉随时都会爆开。医生紧急会诊把孩子送进了ICU,原来孩子出现了严重的肠梗阻,腹水、腹胀、无法排便,随时面临着休克和其他脏器衰竭的危险,一纸病危通知书的下达让周丽梅夫妻瞬间手足无措。
 
小浩瑞插上了引流管,每天都有近500毫升的腹水被抽出,医生还要不停地做通肠、灌肠。好在小浩瑞生命力顽强,度过了危险期。随之便是禁食禁水,这一禁就是15天,对于一个只有3岁的孩子来说,禁食禁水是难以忍受的,尤其是同病房的病友吃饭时,小浩瑞嘴里喊着“米饭、条条(面条)、水”,边喊着边拽着妈妈的手一脸的渴求。心疼不已的周丽梅搂着儿子说,“医生叔叔不让吃饭饭,得等你自己能拉臭臭了才能吃!”
 
如今小浩瑞的肠梗阻已治愈,但化疗还得如期进行。5月12日,小浩瑞第7次化疗结疗了,接下来将进行自体干细胞移植。而这次的移植将是小浩瑞重生的开始,可高达30万的进仓费却让孙儒洋再次犯了难,更何况按方案之后小浩瑞还要接受化疗和放疗的康复治疗,费用更是不可估算。如今为了给孩子治病,孙儒洋夫妻不仅花光了所有积蓄,而且负债累累。现在酥饼店关了,他们早已没了任何收入。可看着活泼可爱又懂事的儿子,看着这个鲜活的小生命,任谁都无法放弃。“我一定要让他活下去,哪怕付出我自己的命都行。”孙儒洋看着病重的儿子,想到了去世的父亲,他发誓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因为有时候,放弃比坚持更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