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13岁男孩肥胖成球,全身都是“孕胎纹”,父母:我们真的不想放弃他

2020-05-26 12:34栏目:社会
TAG:

“妈,我什么时候能好,奶奶走了半年了,我想回去磕个头。”14岁的雷哲每隔几天就会这样哭问,而妈妈除了回答“快了”,根本想不出其他的话 。
 
自2019年12月4日雷哲移植出仓以来,没有一天不在盼着回家。生病一年多,他想念学校的老师和同学,更想念家里的一切,可是移植成功并不代表能即刻返程,虽然很庆幸没有发生严重的排异反应,但医生还是建议孩子多观察治疗一段时间。
 
雷哲一家来自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兴隆镇的一个普通的村庄,2006年,小雷哲的出生为这个农村家庭增添了不少欢乐。雷哲从小由奶奶带大,为了改善家里的条件,父母经常在镇上随工程队打小工。很快,雷哲上了学,从一年级到六年级,他的成绩十分优异,在学校里是出了名的“学霸”。
 
2019年3月,正在备战中考的雷哲时常流鼻血,一开始大人没怎么在意。有一次上课突然鼻子流血不止,老师紧张地打电话给雷哲妈妈。妈妈带他带到医院检查了血常规,结果显示血小板偏低,医生给孩子开了些药便让一家三口回去。可一周后的复查结果显示雷哲的血小板更低了,“我们怀疑孩子是血液疾病,建议你们到大一点的医院看看。”医生的话让雷哲爸妈突然紧张起来,第二天便带孩子去了北京。
 
剩下没吃完的中药
 
2019年3月25日,雷哲在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做了骨穿,孩子出来后便泪流不止。“妈妈,真的太疼了,如果我真的病了,以后是不是要经常这样扎针啊?”雷哲问。
 
4月3日,一纸报告将雷哲爸妈的希望彻底浇灭,孩子被确诊为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重型),医生说这是髓系白血病的前兆,必须尽快治疗。医生给雷哲开了3个月的中药,一家三口心情沉重地回了黑龙江老家。
 
“妈,这病是不是要花很多钱啊?你和我爸那么累,挣钱不容易。等我好了,好好念书,长大了还给你们。”雷哲的话像钉子一样扎着父母的心,平时雷哲性格内向,很少和父母这样交流。“当父母的,怎么会让孩子还呢?只要他能好,一切都值了!”雷哲妈妈说。
 
3个月过后,一家三口去北京复查,没有想到的是雷哲的病几乎没有好转。雷哲爸爸带着孩子先后去了北京协和医院和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医生们给的建议都是——尽快移植。
 
因为怕孩子出现意外情况,雷哲父母在西苑医院附近租了一间房,花销如流水,平时雷哲妈妈带孩子治疗,雷哲爸爸做夜班出租车司机,每月的收入勉强够一家三口的生活花销。
 
2019年7月底,雷哲的情况仍然没有好转,一家三口又去了北京儿童医院,医生在看了孩子的情况后,第一反应就是尽快移植,如果再拖,很可能会恶化为髓系白血病。在病友的建议下,雷哲爸爸给河北燕达陆道培医院打电话咨询,医院答应接收孩子,同时也告知家长,移植的费用保守在50万左右,进仓前需要先交25万押金。听完医生的话,一家三口回了老家,“筹钱!卖房!砸锅卖铁也得移植!”雷哲妈妈说。
 
一个月后,雷哲爸妈带着卖房的20万和东拼西凑的28万去了河北燕达陆道培医院。9月29日,骨穿报告显示,孩子已经由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转为髓系白血病,要先化疗才能视情况决定进仓事宜。
“紧赶慢赶,还是给孩子耽误了。”回忆起孩子的病情,雷哲妈妈满心悔恨。11月2日,雷哲化疗结束,病情得到控制,医生给孩子做了进仓前的预处理。11月16日,雷哲正式进仓。为了省钱,雷哲不肯要大人陪伴,独自进仓,这个勇敢的孩子第一次离开父母独自“生活”。
 
就在孩子进仓后不久,雷哲姑姑打来电话,说奶奶病危,可否让雷哲爸爸回来送老人一程。但谈话的最后,两人决定瞒住,因为爸爸是供者,一旦孩子爸爸在往返的路上出现其他情况,孩子的移植就会搁置,之前所做的一切将前功尽弃。雷哲爸爸在得到母亲去世的消息后崩溃大哭,但为了稳定孩子的情绪,夫妻俩只能假装坚强。
 
11月22日,雷哲回输了从天津血库调来的脐带血和骨髓,隔天又回输了爸爸的造血干细胞。本以为一切顺利,但孩子出现了腹泻的症状。“妈妈,我现在好想你能进来陪我,我身上好疼啊。”雷哲在仓里哭喊,因为药物刺激,孩子身体极度不适,雷哲爸妈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12月4日,雷哲出仓,医生说孩子的移植效果不错,但是不能掉以轻心,恐后期会有排异反应。雷哲爸爸这才匆匆赶回老家,在老母亲的坟头痛哭流涕:母亲,儿子不孝!未能送您最后一程,您生前一直惦记孙子,您一定要保佑孙子啊!
 
“妈,我是个不孝顺的孙儿,都不能给奶奶磕头,我想回家。”爸爸回老家让雷哲也知道了奶奶去世的事,因为身体虚弱,雷哲甚至不能大哭,只能默默流泪。“其实我们真的算是幸运的,没有出现排异反应,但这不代表以后没有,我和他爸每天都提心吊胆。”雷哲妈妈说。
 
2020年1月18日,雷哲出院,一家三口回到出租屋,每周到要去门诊检查。每天十几种药物下肚,雷哲的食欲越来越差,但长期服用激素药却让雷哲在短短3个月的时间里增重30多斤,身体各部位都出现这些“孕胎纹”。
 
因为疫情影响,雷哲爸爸找不到临时工作,一家三口彻底断了收入。自孩子生病至今已经花了80多万,其中30多万是外债。“孩子现在对自己充满信心,我们也充满信心,只要他平安度过治疗期,债我们一定能还清。雷哲去年考上了镇上的重点初中,我们真的不想放弃他。”雷哲妈妈说。